所在位置:首頁 > > 正文
逆向監督——以公開保公正
新闻来源:永德县人民法院  发布时间:2017-06-06   发布人:饶冬阳

【内容摘要】英国哲学家说过:“一次不公正的判决带来的恶果胜过十次犯罪”。同样,一次错误的判决带来的恶果也胜过十次犯罪。犯罪是无视法律,好比污染河流;错误的判决是毁坏法律,好比污染河源。如果一个案件在结果是出了错的,那么肯定是案件处理的某个环节出了错,溯源而上,便可直击错误。而权力愈是集中在少数的人手中,愈是容易出错,只有在合法的范围内将案件过程公开,才可以保障权力得到正确运行。在科技信息飞速发展的今天,各种科技产品已经渗透到各个领域,应该充分利用新技术作为公开的载体。同时,应通过完善立法的形式将监督权力固定下来,保证当事人的合法利益得到有效维护。要把司法公开这种隐形的监督和完善立法这种有形的监督结合起来,实现司法公正的目的。本文将从司法公开的作用和審判監督的目的出发,浅析審判監督的现状,并提出自己的看法。

【正文】

2015226,最高人民法院正式發布《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全面深化人民法院改革的意見》,並將之作爲修訂後的《人民法院第四個五年改革綱要(2014-2018)》贯彻实施。意见中明确要求,要优化人民法院内部职权配置,建立中國特色社会主义审判权力运行体系,必须优化人民法院内部职权配置,健全立案、审判、执行、審判監督各环节之间的相互制约和相互衔接机制,充分发挥一审、二审和再审的不同职能,确保审级独立。到2016年底,形成定位科學、職能明確、運行有效的法院職權配置模式。要強化審級監督。嚴格規範上級法院發回重審和指令再審的條件和次數,完善發回重審和指令再審文書的公開釋明機制和案件信息反饋機制。人民法院辦理二審、提審、申請再審及申訴案件,應當在裁判文書中指出一審或原審存在的問題,並闡明裁判理由。人民法院辦理已經立案受理的申訴案件,應當向當事人出具法定形式的結案文書。符合公開條件的,一律在中國裁判文書網公布。由此,在這樣的大背景下,我們更應該以改革爲契機,建立起有效的監督體系。

一、審判監督理念与司法公开的关系

(一)審判監督理念

審判監督,是指我国诉讼法规定的審判監督程序,是对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和调解协议,发现确有错误,依法对案件进行再次审理的程序,通常又称之为再审程序,是一种具体的监督行为。審判監督程序,是刑事、民事、行政诉讼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并不是每个案件的必经程序,只有对于已经发生法律效力而的确有错误的判决和裁定才能运用。因此,它是一种特殊程序。它是审判工作中一项重要的补救制度。其目的是为了保证裁判的正确性和合法性,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维护国家法律的统一和尊严。

審判監督程序的目的在于救济而非制裁,因此審判監督程序的设计,从程序启动、运作到终结,均不应体现任何制裁性;同时,審判監督的目的在于纠正违法判决而不及于法律见解的变迁。而将有错必究作为司法程序的动作原则和要求,更是不合时宜的。法院认定的事实并非绝对的客观真实,在查明的事实方面很难给“对”与“错”一个明确的界限,而在法律适用方面,因法官所受教育、社会经历、理解能力、思维方式、生活环境等各方面的不同,每个法官对法律都可能存在不同的理解和认识,即使是审理同一案件,不同的意见和看法也是正常的。在审判工作中,过分强调适用法律的绝对正确,很容易导致监督者随意以自己的意见否认被监督者的意见。以有错必究作为審判監督的指导思想,必然导致监督主体和方式的多元化,也必然导致国家公权力干预私权利,对司法机关而言就意味着司法裁判可能有错就要启动審判監督程序,有错必究的指导思想是以个案的一再监督来损害司法裁判的既判力,使紊乱的社会关系长期不能恢复正常秩序,置整个司法秩序的稳定和权威于不顾,无疑是不正确的。笔者认为,在法治社会不断进步的同时,借司法改革之机,应当遵循司法规律,确立理性的监督观念。

(二)司法公開的作用

“四五”改革纲要中指出:建立司法公开督导制度。强化公众对司法公开工作的监督,健全对违反司法公开规定行为的投诉机制和救济渠道。充分发挥司法公开三大平台的监督功能,使公众通过平台提出的意见和建议成为人民法院审判管理、審判監督和改进工作的重要参考依据。[1]

推進司法公開,是實現司法公正、破解司法難題、提升司法公信力的重要措施,是促進司法民主的重要途徑,也是社會政治文明和法治程度的重要標志。201356日最高人民法院常務副院長沈德詠曾在《人民法院報》發表題爲《我們應當如何防範冤假錯案》的署名文章,就一段時期以來相繼出現的刑事冤假錯案帶來的挑戰,進行了全面的分析,提出了防範冤假錯案的辦法。文中有這樣一句話:“應當說,現在我們看到的一些案件,包括河南趙作海殺人案、浙江張氏叔侄強奸案,審判法院在當時是立了功的,至少可以說是功大于過的,否則人頭早已落地了。面臨來自各方面的幹預和壓力,法院對這類案件能夠堅持作出留有余地的判決,已屬不易”。沈副院長在文章中的部分表述,被媒體抽離出來,以“最高法常務副院長:叔侄強奸案審判法院功大于過”爲題轉載,招致網民“聲討”。事實上,法院在冤假錯案中“功大于過”之說,僅是其在特定語境之中的特殊評判。而其中所包含的背景,則少爲網民所願意深入思考。“叔侄強奸案”等冤案的産生,有著體制和思維的因素,也有著法官對法律的信仰不夠、不能真正堅持法定程序有重要關系。從體制來說,法院審判受到的制約因素還是太大,沈德詠“受訴法院面臨一些事實不清、證據不足、存在合理懷疑、內心不確信的案件,特別是對存在非法證據的案件,法院在放與不放、判與不判、輕判與重判的問題上往往面臨巨大的壓力”的描述,其實是其切膚之痛下的刻骨之言,也是當下法治進程中難以解決的最大問題。司法過程的公開,首先是對司法機關的倒逼。無論是具體的經辦人員,還是司法機關自身,都將在公開之中承受巨大壓力——或者可以說是“正能量動力”。由于公開既是展示自身精湛業務的平台,也是曬出自身不足的“曝光台”,接受公衆評判的壓力,會倒逼司法工作者提高自身素質,杜絕或減少司法尋租的念想。也能堅定司法工作者頂住“壓力”,以事實爲依據,以法律爲准繩進行司法的決心。而司法過程的全面有效公開,對司法機關的“庭外壓力”而言也是一種威懾。一起因受到庭外壓力影響了司法公正的案例,會在公開中被公衆所發現。而一旦被認定爲不公正的司法行爲,其背後的因素並不難被公衆挖掘出來。面對這種“威脅”,會倒逼相關機構、人員在向司法施加壓力和影響的時候,更爲審慎。同時,由于公開威懾對司法工作者的倒逼,也會傳導影響到“庭外壓力”。

司法公開可以轉變群衆觀念。現在法院裁判不公倍受指責,其實裁判的公正並沒有絕對的客觀標准,很難界定。雖然啓動再審的法定條件、抗訴的法定條件均是“確有錯誤”,但不能認爲只要再審改判了,原判決就是錯誤的,不公正的,筆者認爲對此不能一概而論。現在只要案件出現一點錯誤,哪怕是程序甚至文書上的瑕疵,都等同于司法不公,而司法不公又等同于司法腐敗。並不是發生在法院工作人員身上的任何違法違紀行爲都可以被套上司法不公、司法腐敗的帽子。對司法腐敗必須嚴格加以界定,它必須是與司法權的行使緊密相關,是利用司法權搞權錢交易、以權謀私。否則,標准混亂,評價不嚴肅,最終損害的必然是司法權威。應該肯定,在中國共産黨領導下的司法體制的出發點是好的,盡管法官有業務素質的高低、思維方式的差異,但他們在司法活動中總是竭力做一個尊重事實,尊重法律的中立者。我們不能因爲有少數法官辦錯了幾件案件,就對整個審判工作持懷疑和不信任的態度,這種觀念是不可取的。

二、審判監督工作的现状

1.申訴難演變爲申訴濫

從立法本意上看,降低申訴門檻是試圖解決申訴難問題。但是,由于對申訴難就難在沒有設定一個科學的分析,申訴難演變爲上訴難,這樣,擴大申訴範圍的結果必然造成申訴案件的大幅度上升。現代社會交通便利信息發達,加上法律對受理申訴程序有明確的規制,申訴本身不難,關鍵是各級法院的司法理念、司法能力和司法作風上的問題,有一些申訴所反映的合理訴求沒有從根本上得以解決。所以,解決這一問題的關鍵在于提高申訴審查的質量而不是降低申訴門檻。同時,降低申訴門檻産生的另一個後果就是嚴重損害司法既判力,很低的改判率與再審程序的設置旨在糾正原生效裁判錯誤的立法本意相沖突,直接損害了司法既判力。大量的生效判決處于不穩定狀態,必然引發社會不安定性,勝訴者不放心、敗訴者不甘心,執行法官在執行原生效判決時,也有顧慮,萬一改判又要面臨執行回轉問題。訴訟活動定紛止爭的功能不能有效發揮作用,不僅當事人在訴累中疲勞,法官也深陷訴累,造成司法低權威和低效率,訴訟作爲一種重要的糾紛解決機制的地位也受到挑戰。[2]

2.審監職責、分工混亂,職能與力量不相適應

 審監庭的基本工作職責是辦理再審案件,但實踐上各級法院審監庭還承擔了其他龐雜事務。調查發現,各級法院審監庭的工作職責相當多樣化,除了辦理再審案件、辦理申訴複查案件、案件質量評查、國家賠償確認之外,還存在旁聽庭審等審判督查、發回重審案件的審理、辦理減刑假釋案件、信訪接待日、上訴案件登記移送、改判案件審核及責任確認等十幾種工作職能。關于審理再審案件上的分工,有的法院是"立案庭形式審查,審監庭發再審裁定並再審",有的法院是"立案庭進行一定程度的實體審查並發再審裁定,審監庭再審",也有的法院是"立案庭負責登記立案,複查與再審均由審監庭負責",還有個別法院是"立案庭、審監庭對案件聯合審查決定是否提起再審,由審監庭再審"[3]审监庭职能及部门分工的混乱,使上下级法院间的统一协调和工作指导产生了困难。審判監督庭的基本职能是审查已生效的裁判,这一工作本身要求审监工作人员应当具有更高的法律素養和實務經驗,而實踐中審監工作人員實際配備難以適應其職能需要。

3.職權色彩過于濃厚

这从審判監督程序的名称即可看出。原本,審判監督程序的法律价值在于回应当事人对生效裁判不服的申诉愿望。但是,由于现行審判監督制度下,只有人民检察院的再审抗诉权以及人民法院的指令再审或自行决定权再审权可以直接启动再审程序,致使当事人的申诉愿望常常被无限期搁置,或者最终结果也是法院裁定驳回,申诉权大有形同虚设之感,当事人对此极不满。此现象与法院和检察院浓厚的职权色彩密不可分。法院如果通过再审改判,在众多人观念中无疑是自己扇自己嘴巴,同时也动摇了司法权威性。

三、针对審判監督改革的几点刍议

審判監督程序及審判監督工作中存在各种问题,均可究及根本的制度因素,审监制度改革势在必行。然而,制度改革需要以理论与实践的长期积累为基础,并不是能够一蹴而就的。因此,探寻制度内的应对措施以及改革举措,是当前当务之急。笔者提出以下几点对策和建议。

一是加大司法公開,轉變監督理念。多年的實踐證明,自各地開展“陽光司法工程活動”以來,獲得了很好的反響。陽光司法工程活動將邀請人大代表、政協委員、群衆等各界人士、以案釋法、開展座談會等環節集爲一體,在接受監督的同時,與群衆零距離,使群衆真正感受到司法的公開公正,故應該繼續加強“陽光司法工程活動”的開展。另外,以司法改革爲契機,繼續有效落實三大平台的公開工作。監督程序本身就具備滯後性的特征,不僅降低司法效率,破壞既判力的穩定性,還大大浪費了司法資源,是一種“危害結果已經發生,只能將損失降到最低”的救濟方式,爲了避免這種結果發生,應該轉變監督理念,從源頭上遏止錯案的發生,采取預防機制的監督方式,而預防機制就是公開,既滿足了廣大群衆對案件的知悉權,也有效緩解群衆對司法不滿的形勢,同時還可以提高法院工作水平。每個案件的處理除了對當事人有制裁作用,還對社會有引導教育作用,所以司法公開可以有效的監督司法工作人員的行爲。

二是在立法上限制法院和檢察院直接提起再審權,完善當事人申訴理由。爲了淡化再審程序的職權主義色彩,就我國國情來看,由于當事人的法律水平高低不一,完全指望依靠當事人自身力量來行使再審申請權還不太現實,完全取消人民法院依職權提起再審不太可能,但是應該對人民法院依職權提起再審進行必要的限制,再審程序的啓動仍應遵守不告不理原則,有必要將人民法院提起再審的範圍限定于違反國家利益、重大社會公共利益、徇私枉法等特殊情形,也就是說,把人民法院依職權提起再審僅作爲當事人申請再審程序之外的一個補充程序,一般不隨意啓動。因爲司法活動具有被動性。當事人對自己的權利有請求權和處分權。當事人如基于某種因素而不提出申請再審,法院無須主動提起。況且再審並無助于司法權威的確立,司法權威的確立有賴于司法的公正性和終局性,而公正性是相對的,對于某個法律問題不同的人會有不同的認識,某些時候很難說一種認識是錯誤的而另一種認識是正確的,但是,如果法院的生效裁判處于一種不確定狀態,隨時可以被“翻”過來,這對司法權威絕對是一個損害。所以裁判稍有錯誤或認識上有不同,無必要自行提起再審,應該將精力集中到對審理過程的監控上。故建議立法上應采取列舉式加歸納式的立法方式,明確具體的列舉出申訴主體、申訴事由、申訴程序,這種形似擴大當事人的申訴範圍,實則是通過局限于所列舉的幾項範圍內的方式縮小了申訴範圍,而歸納式的立法方式,既是法律預見性的要求,也給了司法機關自由裁量的空間。這樣不僅節約了大量的司法資源,也可以有效提高司法效率。

三是明确審判監督庭的设置和职能。首先,要设立審判監督庭,同时提高審判監督者的级别。審判監督程序是对原生效裁判的监督和纠正,而监督者应当比被监督者具有更高的级别和水准,如果监督者与被监督者来自同一级法院,甚至都是基层法官,其监督就难以让人信服,而且还会引发不必要的争论,监督工作的开展也很困难,因此,应当提高监督者的级别,让上一级法院通过審判監督程序监督下一级法院的生效裁判,这样,通过審判監督程序作出的裁判就更具权威性,更令人信服。随着司法改革的进程,上级法院的法官要由下级法院的法官遴选而来,法官的素质和水准将呈献金字塔形,上级法院法官的素质将普遍高于下级法院的法官,審判監督的权威亦会日益显现。而基层法院的申诉案件比较少,为少数案件单独配备一套司法资源又不免浪费,因为基层法院案多人少的问题比较严峻,一位兼多职又会造成混乱,故建议仅在中院以上设立審判監督庭即可。其次,要明确審判監督庭的职能。作为审判业务庭,办理再审案件应是审监庭的第一要职,以纠错的形式维护司法公正是审监工作的核心,也是审监庭存在的价值所在。同时,在法院审判改革引向深入、内部监督机制尚未完善的当前,可以适当拓宽监督的渠道,探索具有中國特色的審判監督模式,即除法定再审监督职能外,审监庭其它职能的延伸,可定位在院长授权对其他审判业务庭进行管理监督。如为了强化监督及管理参谋作用,把审监庭只能延伸至庭审旁听、定期审监工作通报、案例分析等多种监督方式。这种从大審判監督的角度,对審判監督工作的探索和定位,取得了一定的成效。

總之,筆者認爲,機制都是在不斷實踐中成熟的,權力的運行需要相應的監督來制約。只有當監督的權力掌握在廣大的群衆手中,才有可能真正有效督促權力的正確運行。司法改革正在如火如荼進行中,盡管道路還有很多挫折,但是我們對我國的法治水平進一步提高充滿信心。(作者:胡躍局)


[1]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全面深化人民法院改革的意見

2 審判監督程序的改革与完善  人民法院出版社2011年版,34

[3] 杨兴明:審判監督制度运行中的问题及改革出路初探  233網校論文中心2006102

CopyRight(c)www.dddddim.vip All Right Reserved ICP备案编号:滇ICP备11002393号-1
版权所有:云南省澳门永利官网网址55402中級人民法院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和建立镜像。
联系电话:0883-2142614    地址 : 临翔区城东片区团结路民主法治园    
     技术支持:臨滄東騰科技有限公司
 
友情
鏈接